<code id='bzgjp'><strong id='bzgjp'></strong></code>
<i id='bzgjp'><div id='bzgjp'><ins id='bzgjp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bzgjp'></dl>
<acronym id='bzgjp'><em id='bzgjp'></em><td id='bzgjp'><div id='bzgj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zgjp'><big id='bzgjp'><big id='bzgjp'></big><legend id='bzgj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<ins id='bzgjp'></ins>

    <i id='bzgjp'></i>
  • <tr id='bzgjp'><strong id='bzgjp'></strong><small id='bzgjp'></small><button id='bzgjp'></button><li id='bzgjp'><noscript id='bzgjp'><big id='bzgjp'></big><dt id='bzgj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zgjp'><table id='bzgjp'><blockquote id='bzgjp'><tbody id='bzgj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zgjp'></u><kbd id='bzgjp'><kbd id='bzgjp'></kbd></kbd>
    1. <fieldset id='bzgjp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<span id='bzgjp'></span>

            傀儡娃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毛片免费视频观看_国产毛片免费视频线路_国产毛片农村妇女系列bd版

              1 夜路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王麻迷迷糊糊地走在村外的小土路上。今天鄰村的幾個朋友約他去喝酒,幾個男人把著酒瓶,就著花生米,一聊就把時間給忘瞭。有些醉意的王麻踩著月光搖搖晃晃地往回走,走到岔路口的時候,他不禁加快瞭腳步,聽說最近這裡總有怪事發生,王庥心裡念叨著,千萬別碰上臟東兩。 
              忽然,王麻的腳被什麼東西絆住,他一下子沒站穩,趴在瞭地上。王麻氣得嘴裡直罵娘,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,忽然發現面前多瞭一雙鞋,藍底碎花佈鞋。他心裡陡然一驚,隻覺後背發涼,醉意全無。 
              王麻壯著膽子順著那雙鞋向上看,一個身穿紅色夾襖的十歲左右的小女孩披散著頭發站住他面前,夜色裡根本看不清容貌,隻露出一雙空洞的沒有瞳仁的眼睛。王麻的一聲癱坐在地上,兩腳直蹬,驚恐地向後退去。 
              左邊,還是右邊?”小女孩陰冷的聲音仿佛來自地府,那雙沒有瞳仁的眼睛直對著面色慘白的王麻。 
              不,不,我哪邊也不去……”王麻嘴裡一邊念叨一邊搖頭。 
              左邊,還是右邊?”小女孩向前走瞭幾步,越發靠近王麻。 
              別,別過來,走開!――” 
              黑夜吞沒瞭王麻的慘叫聲。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2 教書先生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柏南是自願來這個人山裡的小村子教書的,對於他的選擇,傢人都持反對意見,但這並沒有阻止他來到這裡的步伐。 
              西南村給柏南的第一印象是秀美,群山連綿,林木蔥鬱。 
              先生,你剛來,還不熟悉這裡的環境,不如四處走走看看,明天再給他們上課。村長叼著煙袋,吧嗒吧嗒地抽個沒完,一團一團的白煙嗆得柏南直咳嗽。 
              此時他們正走在村子裡最寬的一條路上,村長大致給柏南介紹瞭下村子的情況。 
              那麼村長,我教多人年紀的孩子?”柏南最關心的還是他會有怎樣的學生。 
              多人的都有。在村東頭騰瞭一間空房,給你教書用。村長說著,又吧嗒吧嗒地吸瞭兩口煙,嘆息一聲,先生,山裡的娃也不求有什麼出息,隻要認幾個字就行。那些想識字又不怕耽誤農活的人都可以去聽課,隻能辛苦你瞭。唉,想想,距離上一個來這裡教書的先生,已經有十個年頭瞭……” 
              十年?”柏南起初有些吃驚,可後來想想也對,像這麼偏僻的地方,哪裡會有人願意來任教。 
              呵呵,不瞞你說,就連我現在會寫的幾個字都是那時學的。村長咧嘴笑瞭笑,露出他那常年被煙熏的大黃牙,隻可惜,先生隻來瞭一年就走瞭。” 
              走瞭?去哪兒瞭……”柏南剛提出疑問,就被人打斷瞭。 
              村長,村長……”一個壯實的年輕人迎面跑過來,剛要開口,發現一個陌生人站在村長身邊,於是近身在村長的耳邊低語瞭幾句。 
              村長聽完神情人變,他把煙袋在鞋底上磕瞭兩下,卷好拿在手裡,對剛才那個年輕人說:走,我去看看……”剛走瞭兩步,又折回來對柏南說,先生,村裡出瞭點事,我過去看看。你就在村裡轉轉吧,住的地方我已經讓人給你安排好瞭。說完,不等柏南說話,就跟著那個年輕人走瞭。 
              看他那有些凌亂的步子,想是出瞭什麼大事。